【人物】生如夏花,逝之一梦

更新于:2017-02-27      浏览 447 次

 

作者:唐文雯

 

走近夏梦,仿若翻开了陈旧的历史画卷,她见证了从新中国至今电影乃至文化的发展,夏梦犹如一株盛夏的君子兰,是中国电影乃至文化百花园中不可缺少的一抹亮色,她绚烂无比,她静美自若。

 

夏梦是谁?金庸将他视为梦中情人,为她编剧,以她为原型,创作了不少神仙姐姐,刘德华将他比作命中伯乐,夏梦是他电影路上的指路人、开拓者,如此便可见夏梦的威力之大,明明可以靠脸,但绝对才华横溢,同时夏梦也是电影艺术界的一股清流。

 

倾城如梦,她绚烂一个年代

 

上世纪五十年代的东方荧屏上,满是夏梦的倩影,有人称她为东方的奥黛丽赫本,一双丹凤眼流转着属于中国古典美女的风采,立体的五官又令整个人带着几分活泼与俏皮。金庸为他编剧的《绝代佳人》,如姬的一颦一笑有倾城之美,而剧中情到深处,虽只有一言半语,但神情到位,演活了一个敢爱敢恨、身世浮沉却又有远见卓识的女子。她很纯粹,不加粉饰便秀气可佳,她很动人,黑白两色中不失婀娜多姿。

 

作为香港长城电影公司大公主,她在荧屏上塑造了一个又一个经典形象,高产高质。亦舒曾经赞叹一个演员能令观众仰慕这么多年,真是不简单,且又是最挑剔眼睛雪亮的观众,甚至说过:“看过她的电影,多数观众都会肯定,比夏梦更具气质与美貌的女演员大抵是没有的了。作为香港演员,红遍中国内地乃至东南亚和欧美国家。有新加坡记者写道夏梦是每个影迷心中,华贵明星的典范,他有着足以使年轻女孩羡慕的仪态和自信。

 

 

风光背后,每塑造一个角色,她花费不少精力去做好功课,接到剧本,读罢几遍,又一字一句地去思考斟酌,而有时又需要翻阅大量书籍去体会剧中人的心态,有时需要去生活中观察特定人的形态,有时要学习武打舞蹈,以备演戏之需。她喜欢京剧,会拉胡做曲,亦饱读诗书。相由心生,气质与美貌空前合一。电影制作由黑白走向了彩色,她绚烂地一如既往。

 

明明可以靠脸,却偏要靠才华

 

经历了文革,她急流勇退,远赴国外。息影之后,十二年从未提起过夏梦这个艺名,作为一个事业心极强的女性,她与朋友合办制衣厂,规模渐大且有声有色,连丈夫林葆诚这个金融行业从业者都十分佩服。一直以来从未减弱的电影梦在国内局势缓和后又浮出心中,夏梦卖掉公司,投资电影,有声有色地做起了编剧制片,青鸟由此诞生。

 

 

夏梦花费巨资,投入极大的精力于剧本和拍摄之中,独具审美的她以越南人的流亡为背景编制了《投奔怒海》,该影片在艺术和题材上对电影有全新的尝试和突破,场面恢宏程度为当时首创,所讲所述,深深拷问着人性这个深刻的主题,充满着人道主义关怀。拍摄电影时她场场到位,不停歇,不放松,这部经典影片由此而生,一炮而红。受到法国戛纳关注,在美国发行上映。在第二届香港电影金像奖颁奖中一举获得最佳电影、最佳导演、最佳编剧、最佳新演员和最佳美术指导五项大奖,众望所归。

 

清影守明月,淡泊脱凡尘,这是一种气度

 

众所周知,演艺圈娱乐圈风生水起,乌烟瘴气,绯闻铺天盖地,浮躁者甚多,拜金者甚多。夏梦作为神仙姐姐绝代佳人,却只和一人终老,出道不久,22岁的夏梦便和银行职员林葆诚永结连理,两人相知相守五十余年,直至2008年林葆诚逝世,书写了一段罕见难得的美好。她从不是恃外表自傲,出道后就给自己约法三章:不为人剪彩,不应邀外出吃饭,不拍内容不健康的戏。一言既出,驷马难追,信守自己诺言终生。不图名利,多家公司高价签约,夏梦都置之不理,不忘初心,执林之手,与林偕老。她打破了红颜薄命的宿命,绚烂如初,静美一世。

 

 

夏梦,绚烂如此,静美如此,以诗做结:

      千古倾城非南柯,憩园深处庄周蝶。

      一代传奇烁银河,弦外风华韵未了。

      如烟往昔幻泡影,音容笑貌留凡尘。

      瑶池仙姿看九天,梦回盛夏浮云间。

 

责任编辑:李唐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