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阎肃:音乐之路,不诉离殇

更新于:2017-02-27      浏览 590 次

 

作者:齐阳烁

2016212日,农历正月初五的凌晨,阎肃走了,悄悄地。

 

“红岩上红梅开,千里冰霜脚下踩。三九严寒何所惧,一片丹心向阳开向阳开。”悠悠的《红梅赞》旋律在八宝山上回荡。阎肃老爷子伴着自己的歌,睡在了山上。人已寂静,情却难收。

 

 

一身军装,一肩绿花。伴着阎老走过峥嵘岁月,也见证了经典之曲的诞生。阎肃老爷子一生为了党和国家的文艺宣传呕心沥血,从1959年创作空军标志性歌曲《我爱祖国的蓝天》,到1964年创作歌剧《江姐》主题曲《红梅赞》,再到打假流行歌《雾里看花》。阎肃创作的歌词,无论形式如何,都牢牢扎根于民族的土壤。

 

半个世纪前,阎肃以深沉激越的笔调,写下了一首 脍炙人口的《红梅赞》。今天,她已经成为一抹美丽的红的风景。那株红梅一改曲径通幽、低吟浅唱的审美视角,在我们的眼前铺展开来一幅忠贞不渝、傲雪怒放的生动写意,刻画出心灵的力量。

 

作家苏叔阳这样评价阎肃的歌词,“大白话的居多,但大白话中满是学问,俗中见雅,耐人寻味。”比如《敢问路在何方》,“你挑着担/我牵着马/迎来日出送走晚霞”,可谓语言流畅、气度豪迈、向善向美、童叟皆知。

 

 

阎老成就如此却虚怀若谷,功成不居。他常说“创作是读万卷书行万里路,自己的成功是站在巨人肩膀上。”军中服役60余载,阎老一辈子忠贞着自己的事业,奉献着自己的心血。将身边的酸甜苦辣写进乐章,将心中的喜怒哀乐编入曲目,将世间的光与爱传到大江两岸,山南海北,阎肃老师对待艺术更多的求同存异,但对自己更加热爱的民歌领域又十分有原则,强调将歌曲的民族性保留,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退陈推新,博采众长。    

 

阎老一生还算圆满,年高德勋、德高望重。服役60年,文职特级相当于上将军衔、受到毛主席的接待、成为感动中国人物。走遍了祖国的神州大地,经历辉煌荣耀,也历经大风大浪。殊荣很多但也有疲惫和无奈。

 

“两句三年得”的艰苦文艺创作过程中,常常一筹莫展或才尽词穷。由于社会各界不同的立场与解读,阎老也经历过疲惫惆怅与质疑。82年版的西游记,阎肃为片尾曲填词,开始十分流畅,然而后面部分却常常卡壳。阎老反复的听曲寻找灵感,后来偶然在儿子话语中突发灵感,最终将歌词创作完成。然而在歌曲推广和传唱时又受到了阻力,一些左倾思想的人鸡蛋里挑骨头,在《北京日报》上发文对抗批评阎肃,用“社会主义大道就在眼前,还‘敢问路在何方’”的无厘头的理由给阎老戴了反动的“大帽子”。幸好有西游记导演杨洁为此担保,才没有将事态扩大。

 

 阎肃老师不仅为祖国鞠躬尽瘁,还感召后辈努力拼搏,迎头赶上。阎老参加《歌从黄河来》、《星光大道》等多个节目,并担任其评委。在舞台上谈笑风气、诙谐幽默,节目点评一针见血、深入浅出,为一些年轻选手拨云见日、指点迷津。

 

 

在阎老的艺术观念里更多的是平等、借鉴和互通。因此他喜欢和年轻人一起工作,感觉自己也年轻了许多,生活充满激情与活力。

 

阎肃谐音“严肃”,可阎肃非但不严肃,还是一个“老顽童”。阎老喜欢笑,每个岁月的褶皱好像都传达着喜悦,和蔼可亲又纯真烂漫。他自称自己是“80后”(80岁之后),喜欢新鲜的事物,平时还听流行歌曲,并在自己创作的歌曲中玩rap。阎老曾说:“如果总感觉自己老了,这也看不惯,那也看不惯,你就要落在时代的后面。”阎老思维广泛,在创作上精益求精、不甘人后。阎肃老爷子看似严肃却又火热心肠,精神矍铄却保守童心。

 

阎肃对待人生有自己独特的看法,“人一生不过有三天,跑过去的是昨天,奔过来的是明天,已经走的是今天。但愿到了明天,今天已成昨天,你依然在我身边。”阎老将人生看的很简单,并这样简单而纯粹地生活。

 

在阎肃突发脑梗住院时,儿子阎宇在病房放着阎老这一辈子写的歌。听着这些有筋骨、有温度的精品佳作,回顾着阎老的一生,不禁泪目。歌剧演员李光曦这样评价阎老,“把自己的一生的理想和事业放在自己生命最核心的地位,坚持下来了。”

 

阎肃老爷子就是这样一个人,为了理想与追求奋斗了一生,为了祖国的文艺事业努力了一生。传承了民族歌曲特色,也培养了无数桃李。我相信阎老是笑着离开的,因为他做到了,并做的很好。

 

人走了,歌还在。一身军装唱红岩,两袖清风颂蓝天,音乐之路,不诉离殇。

 

责任编辑:李唐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