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剪影时光

更新于:2017-06-02      浏览 255 次


作者:记者团


 岁月是一场有去无回的旅行,好的坏的都是风景。转眼六月既至,又逢离别季。大学四年,走过了学校每一方土地,每一个地方都应该有一段触动心弦的故事,每一段琐事都值得细细回味。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

 

 九教旁边的小花园里的石子路旁――

 

 五月初上的季节,柔风吹散了树上成双的鸟儿,吹散了本就零零散散的花朵。蓦地,一个穿着白衬衣,挽着袖管的女生走进这里。她走到树下,坐在了树下的石凳上,放下手里的包,她拿出纸巾擦干了脸上的汗珠。赶着去跳蚤市场和舍友会合,她走得有些急,气喘吁吁地看了眼手表,她起身拍拍裙角的土,走了。


 


 南院操场上――

 

 夜晚的风,总是带着些许的凉意。这里,情侣手挎着手,朋友手牵着手,某个社团的小伙伴们谈笑风生。在这个没人落单的晚上,在对着看台的大灯下,有一个男生,在背古诗。男生很高,穿着黑短袖、红鞋子,头发被这风吹乱了。外界的叨扰,与他并无影响。“宜言饮酒,与子偕老。琴瑟在御,莫不静好。”大四了,他又毫无征兆地想起了仅有一面之缘却没有勇气表白的可爱女孩子。

 

 

 情人坡的草地上――


 妈妈带着小小的孩子在看浇花的喷泉。水柱高高地洒向空中,折射着阳光变成一道道绚丽的彩虹一个女孩子走了过去,把自己手中的棒棒糖,给了小孩子,小孩子开心地笑了。她说:“姐姐可以帮你拍一张照片吗?”相机定格的瞬间,女孩儿笑了。这是她最后一次游校园,最后一次以在校生的身份走在母校的土地上。

 

 主楼广场前——


 穿着学士服的他,和同学正在拍毕业照。相机定格的那一瞬间,时光倒带,回到四年前。2013年的9月5号,自己也是站在这里拍照片,那年的他顶着小寸头,穿着运动鞋,灰色运动裤,红色的T-恤。他又拿出来手机,翻到了那张照片。开始对着手机屏幕傻笑,然后他整理好自己的衣服前往下一个地点。


 

 

 新校区教学楼的甬道之间――

 

 新区的ABC栋教学楼,颜色相似,设计相似。四年,无数身影在其中穿梭。曾想,如果放一个俯视镜头,四年来的进进出出,都尽收眼底了吧。带进去的,有手拎早饭,满头大汗的匆忙,有与好友一起闲庭信步的舒畅。带出来的,有“密室逃脱”的轻松,也有赶赴下一课的忧思。

 

 表面上看,没有差别,细细思考,庸庸碌碌的人,身在此地,心在他方,勤学踏实的人,汲取知识,收获灵光,成长在量变中发生。


 一道道门,是选择也是考验。

 

 教学楼A4 214第三排的课桌―

 

 这个课桌给了他四年难以泯灭的印象。大一时找教室自习,不自觉的“闯”入了这个地方。几乎这里的每张桌上都写着“201×年考研占座某专业某某”,选了一张写过好多条的坐了下来,这样仿佛更有历史感,“暂住”了下来。


 他在那里坐着,周围的学弟学妹在埋头苦干,空气中弥漫着一年前自己考研时的味道。如今,顺利考研,这个位置有说不出的亲切,上面的字仿若勋章。

 

 

 上下铺之间的梯子――


 她,福建到河北,跨越了半个中国,离家那么远,第一次住宿,还是上铺,只能每天怕爬梯子,苦恼了许久。如今,自己要离开了,再次看见这个自己爬了四年的梯子。回想起四年前的笨拙的“脚法”。


 脚踩在铁棍上,硌脚,半空中的她更加摇摇晃晃起来,心中的不满更多了。舍友帮忙垫上软垫,才舒服了点。后来就是每日的上下床,时间久了,灵活自如,仿佛睡觉和起床都有了种“仪式感”,生活处处皆舞台。


 第一次住宿总有太多粗心大意,总有忘拿东西就匆忙爬上去的时候。住在下铺的姐妹总是倚着梯子帮我递东西,四年皆如此。


 

 

 食堂回收餐具处——

 

 大四了,吃食堂的时间越来越少,那个给她勇气的阿姨如今依然站在那里。一直是内向害羞的性格,除去舍友和少数几个人,和班里的同学至今都不怎么熟,但食堂里收餐具的阿姨却是四年来不可抹去的形象。初次住宿,初次接触食堂,军训时,人很多天很热,阿姨梳着黑色马尾,留着斜分的刘海,五十多岁的样子,擦桌子、收餐具交替工作。那次吃饭晚了,人很少,放餐具时极小声的的说了句“谢谢”,阿姨朗声笑了几下“不客气”。

 

 四年来,每逢人少不忙时,我总会说“谢谢”,而阿姨总回“不客气”。不知她是否对这个羞涩的女孩儿有印象,但她记住了她。总是看似普通的相遇,如今又看似普通的离去,阿姨的笑声和话语润色了她的生活。

 

 在保定,走过大街小巷,兜兜转转;在河大,走过“六街三陌”,百转千回。一段段小小的故事,都能让你回想起曾经的那些与众不同的人、物、情。或许,若干年的某个冬日的黄昏,炉火旁打盹的你,这些生活的琐碎小事能让你重温昔日同床的温馨。


责任编辑:顾延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