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角落里的忧思

更新于:2017-04-07      浏览 574 次

作者:记者团

 

 在过去,除了电报,报童的喊声是人们了解世界的主要渠道,报纸伴着油条豆浆的香气开启了悠然的一天,报纸还是在午后暖阳中消磨时光的好伴侣,报纸上的头版头条也会成为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街头巷尾,总能看到摆着各式杂志和报纸的小摊,三三两两拿起报纸阅读的行人和车把上别着报纸扬长而去的自行车现在已成为了人们永恒的记忆。


 随着生活条件的改善,木头支架搭起来的小摊变成了可以遮风避雨的报刊亭,然而报刊亭的销售额却逐年下降,甚至出现倒闭现象。


 据了解,报刊亭中有些不应季的书可以退给出版社,然后重新卖到旧书市场,但大多数书只能低价出售或者销毁,像《青年文摘》、《读者》这样的杂志有一定的销路,而其他杂志进货多了会砸在手里。卖杂志和书籍的利润微薄,根本不足以支撑生活,所以大多数报刊亭都会发展一些副业,保定三中旁的亭主依靠卖水、冰淇淋、还有学生用品等赚一些小钱,而河北大学本部旁边报刊亭的阿姨则在小屋里放了一台缝纫机,用来给学生们缝缝补补,基本上无利可图,阿姨也曾想过停办报刊亭,但有些学生已经成为了老顾客,总来定期买杂志,如果学校门口没有报刊亭会给一些同学造成不便。由于很少有人来买杂志,阿姨的生意很淡,有的时候甚至一天都难卖出一本杂志。因为利润微薄,所以不少报刊亭都已变成了专门照相、卖学习用品的地方,有的甚至大门紧锁,已经荒废。


 媒体人士普遍认为,新媒体强势崛起,传统媒体寒冬加剧,是报刊亭陷入窘境的主要原因。网络、微博和微信等来势凶猛,颠覆了原来的信息传播渠道和话语权格局,传统媒体边缘化形势越来越严峻。传统纸媒读者的不断流失,对于报刊亭乃至纸媒可谓生死考验。


 比读者流失更令人忧虑的,是国民阅读的现状。有阅读习惯的人越来越少,阅读群体不断萎缩,不仅仅如此,阅读还呈现出功利性、实用性和娱乐性等特征。或许作为当代的大学生人群,我们更应该认真思考报刊亭甚至纸媒逐渐衰落的现象,理论上来讲我们应是社会上阅读量最多的人群,然而现在大学生的普遍状况是手机占用了生活的大部分时间,安安静静拿本书阅读的人很少。理智地说这是一种病态的现象,人们总说世界上最聪明的人是犹太人,他们人均每年读64本纸质书,而中国人均不到两本,我们的大部分时间都浪费在浏览碎片化信息或娱乐上面,而这也是报刊亭衰落的最根本原因。


 被市民举报报刊亭影响市容市貌也成为其减少的重要原因。以整顿市容名义,大量报刊亭被拆除或搬到小街小巷的角落,主干道上几乎没有报刊亭的踪迹。有的地方更是实行“退路进店”,报刊亭被悉数拆除。


 矗立在街角的报刊亭虽小,却事关一个城市的文化品位,是一个城市亲和力与人文精神的重要指标。身处文化“快餐化”的今天,有人称报刊亭为城市公共文化和舆论阵地的“最后一公里”,它体现着一个城市的文化段位,不应该让它们就这样变得“门可罗雀”。


 有关部门应从文化建设的高度,对报刊亭、实体书店等出版物发行网点的建设予以重视,统一规划,研究制定有效的扶持措施。不能放任不管、任其自生自灭,更不能将报刊亭的“生杀予夺”完全交给城市管理部门。此外,还应从培养全民阅读习惯上下一些真功夫。


 从报刊亭经营主体而言,开展多元经营、拓展服务范围是顺应时势变化的一条出路。报刊亭可进行升级改造,开办特快揽收、电商小包代投等各类邮政业务。据统计,全国共有5300余个邮政报刊亭安装了信息化终端设备,可提供缴费、购票、充值、充电等服务。


 然而增加附加业务对报刊亭的支持不过是杯水车薪,根本上还是需要国民阅读素质的提高。现今社会,我们的经济还停留在快速工业化的阶段,大部分人们还为生存问题而困扰,很难慢下来去提高自己的精神文化水平。所以报刊亭的发展任重而道远,需要各方面的协商。希望报刊亭能在新形势下转变,更好地适应时代、城市和顾客不同时期的需要,相信在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下,报刊亭的未来会越来越好。

 

责任编辑:唐文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