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评】据说死亡竟是永生

更新于:2017-04-07      浏览 516 次

作者:刘爽

 

 到第七日,神造物的工已经完毕,就在第七日歇了他一切的工,安息了。

                                                ——《旧约.创始论》

 

 “走过去吧,那里树叶在向你招手,石头在向你微笑,河水会向你问候;那里没有贫贱也没有富贵,没有悲伤也没有疼痛,没有仇也没有恨……那里的人死而人人平等。”“那里,是死无葬身之地。”

 

 如果一个人死后,没有属于自己的墓地,将会无处安息,灵魂也会逐渐化为白骨,那所谓前世的唯一的痕迹也将灰飞烟灭。这些没有墓地的灵魂就会“生活”在“死无葬身”之地,但却会得到得到生前从未享过的平等,获得世人追逐却不得的永生。

 

 主人公,杨飞,一个铁道工人的养子,他婚姻失败、养父去世、无依无靠、无牵无挂、自己在一次意外火灾中身亡,他的灵魂没有安息之地,在世间游荡七日,回顾自己的一生,回看这世间百态。他这七天里遇到了死去的故人,也迎接着新来的老友。他的婚姻,他的养父,就连他的身世都是一个悲剧:妻子李青为了所谓的“志同道合”,离开杨飞,远嫁异国,后因卷入腐败案中而自杀;养父杨金彪为了养子终身不娶,年老病重,只身离开,孤独死去,临终前衣服还被乞丐硬生生地抢走;养父挚友李月珍在发现27名死婴之后被飞驰的宝马撞死,并且尸首不翼而飞……

 

 灵魂眼中的现实城市,被浓雾锁住,失去白昼和黑夜,失去早晨和晚上,朦朦胧胧的,云里雾里,不清楚不明白。它的内容更像是一个人梦,虚幻缥缈。时而环环相扣,时而隐隐约约,时而出人意料又仿佛在意料之中。就像主人公杨飞死后一直在寻找的先自己离开的养父原来是死后第一天见到的那个殡仪馆的工作者;还有,年轻女孩“鼠妹”刚葬入安息之地,他一直牵挂的男朋友的灵魂却到达“死无葬身”之地,生前他们未曾解开误会,死后他们又无法相遇相守。

 

 有人说《第七天》比《活着》更绝望,比《兄弟》更荒诞。的确,书的内容是那样的荒诞,却又是不可否认的现实,直面当今的社会问题:贫富差距、政局黑暗、强征强拆、世道冷漠……一个个事件针针见血,触人心弦。现实中的种种黑暗和丑恶、以及小人物的不幸,在小说中表现的淋漓尽致。

 

 作者用最现实的笔触呈现出最真实的社会,又用最虚幻笔法讽刺着、控诉着我们这个时代一些我们远远没有讲清楚、不愿意讲的东西,也向往着一个新世界。 这正如作者余华所说的“我们仿佛生活在这样的现实里,一边是灯红酒绿,一边是断壁残垣。或者说我们置身在一个奇怪的剧院里,同一个舞台上,半边正在演出喜剧,半边正在演出悲剧……”

 

 也许对这世界还有一丝希望,或者对未来还有些许向往,作者笔下又生出一个世界,一个安放无处安息的灵魂的世界,在那个世界里,人人死而平等,那里的人真诚热情,那里的景美不胜收,那里没有贫贱,没有病痛,没有离别……那里是死无葬身之地。可转念一想,这何尝不是讽刺,对现实最大的讽刺:如果不是对现实的绝望,绝望到死的那种绝望,又怎会幻想出这样的“世界”?

 

 轻合上书,仿佛梦醒一般,心中质问着这世界,这人间,这社会,难道真如书中的那般无情,那般污浊,那般让人有透不过气来的感觉?我想,我们的社会当然不会有小说中所描绘的那样不堪,但是,不可否认,小说中或多或少有着我们现实里的一些影子,那么,为何我们的世界会这样?我们如何去改变这其中的不堪现实?我想,这些都是值得我们去思考的。

 

责任编辑:唐文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