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小黄车”:单开了“共享”的车?

更新于:2017-04-02      浏览 646 次

作者:记者团

 前段时间,“小黄车”入驻河大在朋友圈掀起了狂潮。当越来越多的“小黄车”穿行在校园,当网络上关于“共享单车”的话题一次次被刷新,吐槽伴着鲜花掌声“如期而至”。那么,共享单车究竟是怎样一种“神奇”的存在呢?

1
 “共享单车”,原本只是北大学生参加“全国大学生创新创业比赛”时所提出的一个想法,但该想法被提出之后,立刻从比赛中脱颖而出,受到广泛好评,以至于在短短两年时间里就已经具体实施成项目。
    
 如今,“共享单车”的项目已经遍布全国的大多数城市,可以说是“火”起来了。
共享单车的迅速走红与它为当前社会带来的便利是密不可分的:或许是散步累了想找个代步工具,或许是快迟到了要赶时间,或许是约了好友去玩想有新的体验······这时,共享单车“随时可用”的快捷性与便利性无疑是“雪中送炭”。同时,其“扫码即用,用完即放在路边”的模式也使使用者不用再担心自己的自行车会被偷,使得使用者可以尽情骑行而无“后顾之忧”。
当下,随处可见的共享单车甚至掀起了一股新的“骑行”风潮,越来越多的人选择骑车出行,无疑在环保方面做出了贡献。如此说来,单车之共享可谓于意义非凡。
然而,就笔者对“小黄车”风靡河大校园以来的观察,许多拉低大学生“素质”的行为被激发了出来。

 “小黄车”入驻河大不久,给“小黄车”上私锁的现象便时有发生,恶意刮花车身二维码等情况也确实存在,甚至“放假骑小黄车去郊游,骑累了就随手一扔坐车回来”的计划也被讨论,如今相关工作人员不得不每天在南街口“把守”,来减少规定只能在校园内骑用的“小黄车”溜出去的数量。

 对此,兰开夏16级广告班的李同学说:“我在小黄车进入河北大学的第一天就说过,‘全民素质检验机构登陆河北大学。’很明显,我们的成绩并不理想。”

2
 目前,“共享单车”主要分为两大类,一类是以摩拜单车为代表的,自行研发的车辆;另一大类就是ofo,俗称“小黄车”的普通款车辆。他们同为计时租赁车,都利用移动互联技术,比如地图、定位、支付等,来完成租赁行为,是互联网影响消费方式,以至生产方式的有力证明。

 共享单车的形式从表面上看属于公共服务,是共享经济的一种,但究其根本,它却是具有商业性质的“互联网+单车租赁”的服务,并非是对市场资源的优化配置。共享单车采用融资的方式获取大量资金,自行生产、自行投放,借此来实现对市场的占有,以此来实现企业盈利的目的。

 但是,在实际操作中,却并未达到预期效果。“小黄车”的成本为200元左右,采用的是普通款车辆加密码锁的形式,它没有完善的定位系统,只是依靠公众号或APP来获取定位,但若出现骑行者未进行“结束骑行”操作,这辆“小黄车”便会陷入“失踪”状态。这会给车辆维护带来不便,无疑加大了企业的成本。另外,“小黄车”的收费标准为每小时一元,按照200左右的成本计算,需要骑行200次以上,才能实现盈利。但是短时间之内它的使用频率达不到这么高,并且损耗与维修成本始终居高不下,因此,很难达到盈利目的。

 共享单车的出现,不但没有达到企业的预期,更带来了一系列社会问题。

 “小黄车”不同于城市公共自行车,它没有固定的停车位,随意停放,给城市的交通及美化带来极大不便。而且“小黄车”的二维码给了很多不法分子可乘之机,将虚假二维码与车身二维码替换,进行诈骗,加剧了不安全性。从另一方面来讲,“小黄车”的出现就像是一面镜子,照出了国民的劣根性,私锁、毁坏二维码等行为暴露了国民素质的低下。

 另有北京冯先生向法院起诉称,一月二十八日21时左右,他骑行不到100米处下坡,结果自行车刹车突然失灵,导致他失控摔倒,经诊断为上下唇内外及面部挫裂伤,鼻梁骨折。为此,冯先生要求该公司赔偿损失共2万元。虽是奇闻,但却并非个例,这也反映出很多共享单车都面临着产品安全风险,维护管理不到位的问题。

 这以上种种问题结合在一起,无疑导致了共享单车当下的“窘况”。

3
 针对共享单车衍生出违停问题、潮汐现象,专家许春善认为共享单车的运营企业在动用社会责任辅助城市发展的同时,应主动加派足够的管理人员,创新企业与客户间的约束关系,联合政府各个管理部门采取更加全面有效的整改措施。

 日前,在上海推出了《共享自行车服务规范》(征求意见稿),其中要求严苛许多,要求每一万台车必须配备50个服务管理人员。上海自行车行业协会总工程师徐道行透露,预计6、7月共享单车标准就能在上海施行。

 不仅政府采取行动,共享单车平台也积极组建了自己的运营管理团队。但共享单车的运营维护是一个新工种,并没有多少先例可以借鉴,目前摩拜单车和小蓝单车的智能锁可以通过GPS定位技术来辅助规范停车。摩拜单车也创建了信用分机制,促进文明骑车。

 但专家点评道,企业的服务都只能起辅助作用,根本解决潮汐现象,还需要从破除“城市病”思路入手,加强城市职规中的职住平衡,协调多种出行方式,多措并举。

 根据ofo公布的数据,其用户量已达3000万。摩拜单车官方数据表明,其用户量在去年底已超千万,以此用户量粗略估算,两家公司仅押金存量都达到近30亿元。对于此大额资金,有不少网友质疑其流向不透明。

 然共享单车是共享经济的新形态,对于押金安全返还问题和“资金池”的安全,交通部门相关负责人和摩拜单车方面均回复称,在我国现行的法律法规中,尚未对共享单车押金的管理作出明确规定。

 据悉,针对数十亿元资金的管理,ofo、摩拜、Hellobike三家共享单车公司,都对押金和余额分别设立了账户,专款专用。对押金账户不做他用,余额账户则用于支付用户骑行的费用。其中,摩拜单车还与银行开设了押金专户,对用户押金进行集中统一管理。

 专家刘春彦、曹哲辅表示,做到规避押金管理的风险,需要政府、企业和用户三方面共同协作。政府有必要尽快明确监管部门,出台相应的管理细则。单车公司应建立专门的“押金池”保障押金专款专用,并向社会公众披露资金的流向。

 随着问题的衍生,各方正在努力协调使共享单车真正实在其“造福”社会的预期。
 

 有人说,共享单车的最大价值,可能在于其“失败”,将是互联网下半场开始的信号。笔者认为,或许它只是互联网上半场抛出的砖,终极被“玉”的光芒掩盖;或许它会不断完善,继而登上下半场的舞台。无论如何,不可否认的是,在这个互联网的时代,它确实将无法忽视的影响作用于我们,作用于社会。

责任编辑:刘萌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