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为什么大家都在敌视记者

更新于:2017-03-21      浏览 568 次

                                          作者: 彭瑞娟


  记得我面试记者团时,有一个学长问我:“你觉得戴着记者证,拿着单反在校园里走是一件逼格很高的事儿吗?”我無言以對。加入紅色戰線后,随着对记者这一行业的各方面关注逐渐多起来,再回忆起面试,那个学长或许是想提醒我们,记者并不是像我们认知中那么理想和美好。作为一个揭露真相和曝光新闻的团体,记者这一行业注定争论不断,非议不断。


  相较于校园,记者和各方的矛盾在社会上凸显的更加明显。前有去年“医生拿回扣”事件,央视花了八个月去走访和调查,最后的结果却是大家清一色地站在医生的立场上来声讨媒体。医生更是十分反感调查和采访,提到记者时,前面加的定语居然是“无良”二字。后有近期朝阳区火灾现场记者被莫名放倒,拖拽,在现场没有警戒线的情况下,涉及此事的相关人员声称职务所在,对记者进行人身攻击和财物掠夺。


  由于工作性质,媒体工作者与其他各行各界的相处形势也都不是很乐观。讳莫如深的警媒关系、法律界对新闻业的批评与不满、政府部门对记者的怨恨和提防以及社会大众对记者狗仔的痛恨与诘责。为什么大家要如此敌对媒体工作者呢,又是什么让记者这一行业陷入无尽的骂声和指责当中呢?


  敌视情形愈演愈烈与这抱团站队的社会风气可谓是颇有渊源。我们常常觉得自己很有主见和立场,其实不然,每个人都有潜在的从众心理。正如勒庞的《乌合之众》所传达的道理:聪明的个体融入到群体里就会变成傻瓜。大家不自觉地、下意识地人云亦云,随波逐流


  拿医媒矛盾来说,媒体曝光医生收取红包,私拿回扣事件,医生群体自然不允许自己随便被扣上“收取贿赂,私相授受”的帽子,于是就出现了大量或是斥责媒体魔化医者,或是批判社会体制,或是声泪俱下大打感情牌的言论。当个体陷入群体,其言语、行为以及其思维都会受到干扰和影响,再加上大家潜意识里的从众心理,言论立场出现一边倒的情况其实不足为奇。


  另一方面,这个撕裂的时代恐怕也是此矛盾激化的背后元凶。我们处在一个信息爆炸的时代,各种言论混杂在一起,好坏参差,正误难分,我们很容易就被言论撕裂为不同的群体,一旦大家有了自己所谓的视角和立场,似乎就一定要分出胜负高低。其实个体与个体的争论和辩驳无可厚非,这是言论自由的体现,然而行业与行业的对立就不得不让人担忧,当行业被撕裂,大家都只顾维护自己的利益时,这个社会就失去了反省和进步的机会。


  缓和矛盾需要大家保持清醒理智的头脑,在言论漫天的社会中仍有自己思考的能力和明辨是非的慧眼,而不是变成“群盲”,轻易地恼怒,轻易地感动,轻易地丢掉自己的立场。在这个矛盾的时代中,不仅要敢于为自己发声,还应有一种情怀--承担社会责任感,促进社会和谐和进步。


  此外,减少各行各业对记者的抵触心理最重要的办法还是要从记者本身找起。首先记者应该提高自身的专业性,作为一个镁光灯和公众目光均高度聚焦的群体,记者记录事实,客观公正,不极端,要中立。其次,新闻工作者还要保持自己的风格,坚守自己的原则,不要一味地博眼球而丧失了自己的初衷。


  其实这种冲突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不失为一件好事,只有这样,才能促进新闻工作者的进步,才能激发社会公众的责任感和集体感,相互制约,共同前进,这也是社会发展的标志和不可避免的矛盾。


  正确看待这个矛盾,采取措施去缓和去解决,不要任其发展直至恶化,这是我们的必经之路,这是最冷的冬天,也是美好春天的伏笔。


   责任编辑:张晓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