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遇见”丧尸”更可怕的,是扒开人心

更新于:2017-03-06      浏览 899 次

作者:汪昊


 电影《釜山行》是2016年上映的一部极为优秀的社会题材的电影。虽然电影以丧尸为主题,但在笔者看来,这部电影实际上就是借助丧尸这一血腥、恐怖的元素,来表达对社会人心的控诉。


 《釜山行》主要讲述了证券公司基金管理人石宇光鲜精干,却也是个重利轻义之徒。妻子为此与之决裂,女儿秀安则对如此自私的父亲越来越失望,决定前往釜山和母亲生活。在秀安生日这天,石宇抽出时间陪伴女儿登上开往釜山的特快列车。而与此同时,城市四处出现了极为可疑的暴动事件。政府极力洗白无法掩盖丧尸肆虐的事实,即便懵然无知的列车乘客也因为不速之客的到来而堕入恐慌绝望的地狱中。开车的刹那,一名感染者冲入车厢,而她很快尸变并对目光所及之处的健康人展开血腥屠杀。未过多久,丧尸便呈几何数爆发性地增长。石宇被迫和幸存者的乘客们在逼仄的空间中奋力求生。然而通往釜山的遥遥旅途布满杀机,危难时刻每个幸存者的人性也承受巨大的考验……


 虽然电影用到是丧尸题材,但此丧尸却非彼丧尸。更需注意的一点,这部电影的背景就是我们日常生活的场景,导演想要让你感觉这些都是活生生的普通人,这是一个你生活其中的地方,不是一个你触摸不到的世界。


 在形式上,《釜山行》与奉俊昊的软科幻片《雪国列车》情境有一定相似。它们都是父亲带女儿,有小团队,然后都有打通一节又一节车厢的动作场面。但两部电影有个本质上的设定差异。《釜山行》里开往釜山的KTX列车,完全复刻自韩国民众的日常生活——包括中途经过的天安和大田站,而《雪国列车》是一个完全架空的末世故事。通俗点说,《釜山行》更容易有代入感,出现的人物包括了老少中轻病弱残孕,完全就是缩小版本的人类社会组成。看明白了这个,你就能读懂《釜山行》背后的诉求,它并不是喷血浆、玩死惨的恐怖大秀。


 电影在一开头就为观众留下一个悬念:一次意外的泄露、一场奇怪的检查、一场意外的交通事故,一只被意外轧死后又站起来的鹿···这一切都给观众充分的想象空间,为之后发生的一切埋下了伏笔。而之后在男主人公石宇工作时从网上看到的新闻——大量鱼群死亡也揭示了一场灾难即将发生,而这一切还不为人知。当石宇下班回家,得知了女儿要在生日那天去釜山。这,也就引出了整部电影最核心的线索——去釜山。釜山,在这部电影中代表着希望,它是列车上所有乘客获救的希望,就犹太人眼中的锡安。在全国各地都爆发丧尸的情况下,好像就只有釜山这一片净土没有收到太大的冲击。而政府却发表者令人可笑的声明:“尊敬的各位国民,在全国范围内发生了激烈的暴力示威,市民和警方都有了大量伤者,使得城市的部分地方一时瘫痪,部分示威队伍砸碎警车,爬到屋顶上;对此,政府表示这是国家级灾难,并未保证国民的安全和防止时态的扩大,采取了最严厉的措施。幸好,由于政府及时应对,暴力示威逐渐削弱,估计短时间内将结束。关于这个事件有很多恶性谣言在传播,请不要动摇。保持冷静,在家中坚守岗位,相信政府,齐心协力解决这一事件。”讽刺的是,电影中随着这段话播放的画面却是丧尸动乱,全国各地一片混乱,这不得不说是极大的讽刺。


 在这开往希望之地的列车上,为求生,各个乘客表现出来的求生欲望无疑是强烈的。但在绝望中每个乘客却有着不同的表现。


 首先男主人公石宇无疑是普通人的典型代表,他有着相对稳定且高的收入,无疑是令人羡慕的。虽然他的生活并不圆满,妻子离他远去,女儿也与他渐行渐远。他的工作使他变得日益自私,就像那位准爸爸说的,是个靠吸人血赚钱的。当他在列车上遇到丧尸并成功逃脱后,他却这样告诉他女儿:这种时候不需要谦让,首先要照顾好自己。人性的自私在这一刻展露无遗。可以说,石宇的所做作为就是典型的一般人在遇到绝境时的反应。这无可厚非,因为大多数人都是普通人,都会做出与石宇相同的选择。然而导演偏偏在展示了他自私的一面后,又揭示了他作为父亲的伟大。不论是带女儿去釜山、在列车上遇到丧尸危机时始终没有放弃自己的女儿。当他得知自己女儿与自己相隔数节车厢,而这几节车厢内充斥着丧尸时,他仍然义无反顾的冲过尸群,来到自己女儿身边。当石宇得知这场灾难是由于自己为利益强行救回来的运油船造成的,他在那时哭了,他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悔恨却做不了什么,只能清洗自己手上洗不去的血污。而在影片的最后,石宇意外地被丧尸咬中,为了女儿的安危,石宇强忍离开女儿的悲痛,安排女儿到达安全地。而哪怕在他变成丧尸时,石宇的脑海里留存的依旧是自己女儿的印象。最后,为了女儿,他选择了自杀,当他从火车上跃下时,他的脸上是带着笑容的···可以说,在石宇在那时已经完成了灵魂的蜕变,成为了一个真正的父亲,一个真正的人。


 秀安是开往釜山这趟列车上开出的一朵纯洁的花,尽管这朵花开在充斥着血浆和丧尸的恶劣环境中。可以说,如果没有秀安,石宇也不会认识到自己的自私。尤其是当列车行驶到大田站时,石宇通过自己基金经理的身份,向驻守在大田站的尉官了解到自己一行人可能被军队隔离时,石宇为了自己的安全,准备只带自己的女儿离开,以避免被隔离。而秀安知道真相后坚持要将消息告诉车上的其他乘客,并对石宇说了这样一番话:“爸爸,你只知道自己,所以妈妈才会离开你。”也就是这句话,让石宇认识到了自己。不得不说,生长在父母分居、关系紧张的秀安心智无疑是极为成熟的,她知道自己父亲的自私是导致家庭破裂的主要原因。但她仍然深爱着自己的父亲。自己在幼儿园准备了一首唱给父亲的歌,父亲没来,哪怕遭到别人嘲笑,也没有唱完;而当最后,父亲为自己安危牺牲自己,秀安在隧道里唱着那首为父亲准备的歌···不得不说,那个场面让笔者潸然泪下。


 《釜山行》中另一位重要的角色就是那位准爸爸。如果没有他,石宇、秀安都不可能在列车上生存那么久。而这位准爸爸最令人敬佩的无疑就是他一人车厢门口阻挡了丧尸的脚步,为石宇、秀安等乘客撤离到安全车厢争取到了宝贵的时间。在那个最后时刻,这位准爸爸为自己的女儿取了允书这名字,并将这个名字告诉了自己的妻子,在告诉妻子女儿的名字时,明显能看到这位准爸爸嘴角的一抹微笑。这位准爸爸为了自己的妻子、女儿,忍受了无数丧尸的啃咬,并且与丧尸病毒斗争,硬是支撑到其他人安全才被无数丧尸扑倒在地。


 而电影中唯一一位可以称为反派的人物就是那位千里马高速的常务,那位西装男。人性之恶在他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首先是当列车停靠在大田站时,他通过自己的渠道了解到大田并不安全,于是就劝说列车长将列车车厢卸下,用车头载着自己去安全的釜山。劝说未果后又让列车员通知车长提前发车,而弃那些还在车厢外阻挡丧尸的人于不顾。在车厢上,西装男又劝说车厢内的人不要放在外拼杀的石宇一行人进入车厢,他懂得利用人心,他利用了车厢内乘客的恐惧,将石宇一行人阻挡在车厢外。结果导致了那位准爸爸和一位老奶奶的死亡。更令人气愤的是,当列车进入釜山车站时,由于种种意外,他们不得不寻找另一列车往釜山逃亡,而在逃亡途中,西装男为了自己的生命,先后残忍地将乘务员、列车长、棒球队的情侣投喂给了丧尸。最后,他还是没有摆脱被感染的命运,在死之前,感染了石宇,让石宇不得不与女儿生死别离。但尽管如此,尽管他做了如此之多的恶,我们还是能看到他人性善良的一面。西装男所做的一切就像他在他被感染后对石宇所说的:“救救我,先生,我怕,我真,妈妈在家里等着呢,我家地址是釜山市水营区 广安洞,救救我吧···”他所做的一切只不过是想见到妈妈,仅此而已,仅此而已···这就是人性,带给你力量,又让你毁灭。


 《釜山行》这部电影在笔者看来写尽了人性。电影通过对一个个个性鲜明的人物地详细刻画,向观影者展示了人性的复杂以及人在人性面前的挣扎、每个人在末日前的挣扎。石宇的母亲在死前给石宇打的那通电话。这是一个母亲在生命的最后时刻对自己儿子的殷切关心;那对老姊妹在门前相视一笑,姐姐变成了丧尸,妹妹知道凶手就是当时在车厢内的所有人,于是为了报仇,她义无反顾地拉开了挡住丧尸的门让所有凶手为姐姐陪葬,自己也随姐姐而去。这一切,让所有观影者产生一种细思极恐的感觉:如果这种事发生在我身上,我会怎么做?


 比遇见”丧尸”更可怕的,是扒开人心。人心,难测。只愿善心长存,恶念消逝,世间多些洁污去垢的纯洁的花,绽放在污浊的世间···


责任编辑:韩玉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