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负初心

更新于:2017-03-06      浏览 842 次

作者:白亚泽


 你是一个伟大的英雄,还是一个自负的疯子?你是拯救了人们的性命,还是一时冲动用人们的性命做了一个巨大的赌博?


 这是影片《萨利机长》一开始,机长萨利·伯格面对的两个问题。


 主人公萨利是一位民航客机机长,2009年1月15日,他驾驶的飞机刚刚起飞就遭到鸟群撞击,双发发动机熄火。万般无奈之下,萨利只能选择将飞机迫降在哈德逊河上。所幸,迫降很成功,包括机组人员在内的155名机上人员全部幸存。而这场事故的结尾,正是这个故事的起因。


 影片的一开始,我们面对的就是一组鲜明的对比。接受媒体记者采访的经历了这起事故的乘客们都还没从死里逃生的惊险中冷静下来,对操控飞机成功迫降的萨利心怀感激,甚至尊他为“救命恩人”。而镜头一转,政府的调查小组确实在咄咄逼人的“质问”萨利为什么要选择水上迫降这一危险的方式而非返回最近的机场。


 影片采用了倒叙的方法来讲述故事。编剧别出心裁地将情节设置成了完美的对比:这一部分是民众和媒体高呼萨利是个英雄,下一部分就是调查人员举出一个个数据说明机长萨利的决定是错误的——飞机完全有能力安全返回机场而不必进行危险的水上迫降。这样的设置就好像是将世界分为了冰和火两个极端,而萨利就处于这两极端的中间,饱受煎熬。


 我觉得当时萨利是站在两个世界的中央。一边是高呼他为英雄的民众。这是感性的一边,出租车司机、酒吧老板、化妆师或者酒店经理,这些普通人们只觉得萨利拯救了一百多条人命,这样的壮举值得尊敬。而另一边则是试图证明萨利“有罪”的调查小组。这就是理性的一边,他们不太关注最后的结果,而是试图证明萨利是因为一时的冲动而选择危险的水上迫降,用飞机上所有人的性命进行了一次赌博。萨利站在这两个世界的中间,倾听着两种截然不同的声音,不知所措。


 萨利当然是相信自己做了正确的决定的,他的把握来自于自己42年的飞机驾驶经验。所以他在第一次接受调查小组问询的时候自信地说:“我感觉得到双发发动机都停止了工作。”和“我目测了一下,我们的高度不够返回机场。”所谓的“感觉”和“目测”都是来自于他的经验——42年飞行的经验,也是一生所学总结出的经验。


 但是调研小组给出的一组组数据却在不断冲击着这些经验:“飞行记录显示左侧发动机仍在空转。”“20次电脑模拟得到的结论都是可以平安返回机场,无一例外。”


 在大量的数据面前,萨利自己也开始怀疑他是否做出了一个错误的决定——根据自己一生经验做出的决定。受到了巨大打击的萨利甚至会时不时出现幻觉,眼前闪过飞机坠毁在城市中央的画面。他不相信自己做出的决定是错误的,却又无法解释计算机模拟的结果,于是陷入了深深的迷茫。


 当然,影片的最后还是调查小组在计算时没有考虑反应时间,正确计算后的结论证明萨利的决定是正确的,从而洗刷了萨利的“罪名”,证明了萨利是当之无愧的英雄。但我看到这一幕后却忽然觉得,这反而就不重要了。


 因为萨利得知结果时的反应:如释重负。这样一个如释重负的反应显得之前他受的煎熬都不再重要,重要的只有这件事的结果。


 这种如释重负的情感是来自于多方面的,有对他一生为之努力的事业的肯定,有对他过人技术和经验的肯定,并且最重要的,这相当于是给了他自己一个交代:他的应对措施拯救了飞机上所有人的性命,而非用他们的命去做一场冒险。在心里高高悬着的石头终于落下,萨利的良心也获得了安宁。于是,所有的一切,民众的尊敬也好,调查组的质疑也好,一切一切都不再重要。


 于是电影在这里戛然而止,屏幕转黑。之后萨利机长的生活会如何如何,都不重要了。


 然后笔者忽然意识到,导演在这里耍了一个小聪明。


 由真实事件改编而成的电影不在少数,这些电影大多会在开场时有一行小小的字幕提示:“本片由真实事件改编。”但这部电影没有。只是在故事讲完,尘埃落定之后,屏幕又慢慢亮起,用简短的字幕和一组组真实的照片来叙述那起发生在2009年的真实事件。


 委实说,笔者觉得这个小聪明很是有效。我刚刚看完那个大团圆结局,思维还停留在“萨利机长是个当之无愧的英雄”上,然后几组照片将我的心不由得一紧:是啊,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这也就意味着,这场事故是真实存在的,这位英雄是真实存在的,英雄所经历的煎熬和质疑也都是真实存在的。


 笔者忍不住问自己,为什么一定要执着萨利是英雄还是骗子?所有人都平安无事不是么?这样的话萨利是英雄还是骗子重要么?不重要么?


 影片的最后有一个小小的彩蛋,是那位真正的萨利·伯格机长和他当初的乘客们又聚在一起。萨利认真的说:如果你单看155,这就只是一个普通的数字。但是如果你试着把155和每个人都对应起来,你就会发现并不只是155个人那么简单。还会有这些人的妻子,父母,儿女······每一个数字,都对应着一个家庭。


 笔者想这是萨利机长本人对这个问题的回应:我是英雄还是骗子并不重要,但是我是否做了正确的事,这很重要。我只需要确定我做了我应该做的事,拯救了这些生命,这些家庭,至于我是英雄还是骗子,就无所谓了。


 仔细想想,确实如此。当棋局结束的时候,将帅与士卒都将会归于尘土。当一切都已尘埃落定,一个简单的称谓也没有那么珍贵。重要的只是我们当初做事时的想法与动机:我们做出了自己认为正确的选择,我们为之付出了努力,我们抵达了我们所希望的成功。


 我们的执着、我们的坚信都正确无误,我们的努力、我们的汗水都有价值,然后我们收获了我们希望的成功,对我们自己有一个交代。这就足矣。


所行所悟,不负初心。


责任编辑:韩玉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