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我们的荣耀

更新于:2016-02-28      浏览 2041 次

作者:记者团


 从无到有,从有到无,这轮回的更迭,总是不乏惊奇。

 

 从稀松到纯青,从青丝到华发,这大师的不凡,必定沁人心田。

 

 每当一位艺术家逝去,人类的一些幻想也随之而逝。2015年,繁星之中又有熄暗,我们亲切怀念。

 

 我见他双手托着中国曲艺界的天,我见他消瘦的身子背着民俗文化的担,我闻他语断千百年风骨。袁阔成就是这样讲着江湖,他心中的江湖,也是你我的江湖。他从历史的轨迹中阔步而来,带着怀念与期盼,娓娓道来,绘声绘色。你听,这醒目一拍,你瞧,这招式一摆,你说,这就是袁阔成,无论什么时候,都无法改变。

 

 先生千古,世上再无说书人<<<<

 

 ——我叫苏文茂,就称我为茂儿老吧。 

 

 ——哎呀茂儿老,我怎么看你像老冒儿呢?

 

 如今,我们再也见不到茂儿老了,但他的《红楼百科》还在带给听者阵阵欢笑。

 

 《汾河湾》旁《论捧逗》,《八扇屏》前《批三国》。作为一代文哏大师,苏文茂坚守住传统相声的底线,说了一辈子干净相声。

 

 文哏大师的贴地飞行记<<<<

 

 他的动画,朴素而诗意盈盈。用最中国最古典的方式创作,需要冒着不被认可的风险,马克宣不怕。你听,最终,历史还是给马克宣的掌声多。他把中国的智慧哲思、风土人情融进去,他把孩子们喜看动画的馋虫勾出来。不愿给他任何光环,因为他永远是我们的童年筑梦师。

 

 马克宣的水墨绝唱<<<<

 

 作为一名机电系学生,何振梁本不会和奥运会有上任何交集,老天却给了他一个机会,何振梁抱住机会,就再没松开过。从东亚病夫到体育强国,我们用一百年攀上高山,从参与者到东道主,何振梁用了二十年。这位体育外交家,跑过、说过、展示过,笑过、哭过、遗憾过,一块砖,一块砖地砌成了通向申奥的伟大长城!

 

 老何的荣耀二十年<<<<

 

 他在战火中摸爬滚打,也指挥了开国大典的乐动诗篇。时光追溯到六十多年前,人民英雄纪念碑基石落下第一锨黄土,在音乐艺术家罗浪的指挥下,军乐队吹奏出《哀乐》深沉凝重的第一个音符。罗浪作的《哀乐》从民间走来,走到了四面八方,凝在人们深情的眼泪里,也凝在人们相拥的肩膀上。

 

 从《黛玉葬花》走来的名曲<<<<

 

 她破了十大行当,是捻指成花的青衣花旦,亦是温润如玉的英俊小生;她唱功技冠京华,名动江城,是汉剧花旦“三鼎甲”;她情义盖天,办义演为抗美援朝捐飞机大炮,授弟子年逾九十传承国粹。好一朵美丽的汉剧牡丹,陈伯华坚定地守住传统的土壤,种子生根发芽,清香弥漫四方。

 

 好一朵美丽的汉剧牡丹<<<<

 

 每个人都将会闪闪而过,然而有些人却灿烂耀眼。

 

 这些人,

 

 便是我们的荣耀。


责任编辑:吕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