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楷模】“可口可乐”之父——阿萨.坎德勒(下)

更新于:2015-12-20      浏览 1299 次

来源:励志一生网

 

 1890年,阿萨把别的生意都停止了,专心来经营可口可乐。这是一个非常冒险的决定。因为这时,他的药材批发零售业务已取得了很不错的成就,他完全可以安稳地过上好日子,但是现在这样做,他拥有的则只有可口可乐了。在当时,可口可乐的前景难以预料,是不稳定的,而他原来的生意是稳定的,风险很小的。阿萨没有为自己留下一条后路,比如同时经营药房,直到可口可乐的生意稳定时为止。但正是这种破釜沉舟的精神,使他有别于其他人。
  

 1891年秋季,阿萨把他的可口可乐公司搬到亚特兰大的迪凯特街42号的楼上。这时,公司正处于创业阶段,人很少。阿萨吸收了他的家族成员参加工作,他雇佣了自己的3个侄子和外甥。在阿萨的指导下,人员配备精干,分工明确,工作效率十分惊人,大家都明白,成败在此一举了。
  

 “可口可乐王国”的诞生阿萨很善于在市场销售中吸取经验,在推销可口可乐的过程中,他很快意识到,如果只把这种饮料定位于“药用饮料”,它的产品消费者只会局限于“病人群体”。如果改变促销宣传内容,将其定位于大众化的软饮料,人人都能喝,何愁打不开销路?从此,可口可乐便从一种药用饮料变为人们熟悉的“清香提神”饮料。
  

 不仅如此,阿萨对待可口可乐的销售工作十分认真,公司创业初期,有一位杂货商告诉阿萨说,他希望自己的那桶可口可乐原浆有泡沫。于是,阿萨马上就派他的侄子乔治去。乔治到了那家杂货批发店以后,尽力使可口可乐原浆起泡沫,直到那桶原浆的泡沫比别的任何一桶原浆的泡沫都多为止。
  

 1890年的一个星朗六下午,工厂里只剩下了两三个人。此时好几个街区以外的一个杂货商托人捎话,他需要一些可口可乐原浆。当阿萨听到这个消息后,赶紧来到售货厅,准备让人给这位杂货商送货,却发现售货厅里也没有剩余的原浆。于是,阿萨亲自动手,专门为这个客户加工了一加仑的可口可乐原浆,马上又叫了一个人把货给送了过去。尤其难得的是,加工这么少量的可口可乐原浆,仍然保持了统一的高标准和出色的味道。阿萨一点也没有因为这笔生意量少而拖延时间,或者干脆不接这笔生意。阿萨有一切为客户着想的商业意识和一丝不苟的优良品格,他竭尽全力不失去任何一笔买卖,这使阿萨赢得了客户,也使可口可乐的生意得以兴旺发达,越做越大。
  

 阿萨有一句座右铭:“今天损失的可口可乐,明天再也补不回来。”从细微处着手,认认真真地做着每一笔生意,并力图把生意做好,这使得许多客户从他那里得到了足够的自尊,感受到了阿萨的自信。因此,所有的客户都乐于和阿萨做生意,也相信阿萨的可口可乐原浆的产品质量。于是,阿萨的客户越来越多,生意也越来越大。
  

 但是在辉煌之中,可口可乐也遇到了不少麻烦,面对可口可乐的巨大成功,当时市面上出现了许多仿冒产品,什么“可乐王”、“欢乐可乐”等等,维护公司的合法权益成了当务之急,在弟弟约翰的帮助之下,1905年,美国《商标法》刚刚实施,阿萨就给自己的公司注册了“可口可乐”商标,运用法律武器,来保护自己的利益。
  

 除了这些,更令阿萨头痛的是联邦政府,1903年,一个化学家从可口可乐里化验出含有禁用品可卡因成分,于是阿萨被联邦政府起诉,结果败诉,其实在当时的情况下,人们多认为可卡因是一种药,没有意识到它是有毒物质,但阿萨还是从饮料的成分中剔除了可卡因。但没过多久,1906年,阿萨又被起诉了,因为新任药品管理局长想“新官上任三把火”,拿这个大鱼开刀。这场官司持续了8年,耗资25万美元。尽管最后阿萨胜诉,但是他已经筋疲力尽,因此决定退出商场,安享晚年。
  

 遗憾的结局1919年,对于阿萨而言,是不幸的,先是最爱的妻子露西在同癌症经过了长达两年的斗争之后,离他而去,长期与他同甘共苦的伴侣这样离去,阿萨悲痛万分,卧病不起。但就在这年夏天,阿萨的孩子们未经父亲的同意,就把可口可乐卖给了别人,虽然当时转让的价格是一个天价,但是可口可乐配料的价值是无价的,这其中的品牌价值又怎么会是人力可以买到的。
  

 1919年7月,在吃晚饭时,阿萨听到了股东们的决定:出售可口可乐公司。阿萨惊呆了,一时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他推开了餐具,独自来到另外一张大桌子旁,在远离众人的一边坐了下来。泪水沿着面颊滚滚而下。他一边擦着那止不住的泪水,一遍又一遍地说:“我明天将在亚特兰大街上走走,像我第一次来这儿那样,一个没有工作的人。”阿萨的两个精神支柱都倒塌了,一个是露西,一个是可口可乐公司。从此,他的身体再也没有好转。1929年3月,阿萨·坎德勒就这样与世长辞了,享年77岁。
  

 虽然他离开了人们,但是他开创的可口可乐王国在别人的手上得到了进一步的继承和发扬。每个人都感谢他,称他为“可口可乐之父”。



 1890年,阿萨把别的生意都停止了,专心来经营可口可乐。这是一个非常冒险的决定。因为这时,他的药材批发零售业务已取得了很不错的成就,他完全可以安稳地过上好日子,但是现在这样做,他拥有的则只有可口可乐了。在当时,可口可乐的前景难以预料,是不稳定的,而他原来的生意是稳定的,风险很小的。阿萨没有为自己留下一条后路,比如同时经营药房,直到可口可乐的生意稳定时为止。但正是这种破釜沉舟的精神,使他有别于其他人。
  

 1891年秋季,阿萨把他的可口可乐公司搬到亚特兰大的迪凯特街42号的楼上。这时,公司正处于创业阶段,人很少。阿萨吸收了他的家族成员参加工作,他雇佣了自己的3个侄子和外甥。在阿萨的指导下,人员配备精干,分工明确,工作效率十分惊人,大家都明白,成败在此一举了。
  

 “可口可乐王国”的诞生阿萨很善于在市场销售中吸取经验,在推销可口可乐的过程中,他很快意识到,如果只把这种饮料定位于“药用饮料”,它的产品消费者只会局限于“病人群体”。如果改变促销宣传内容,将其定位于大众化的软饮料,人人都能喝,何愁打不开销路?从此,可口可乐便从一种药用饮料变为人们熟悉的“清香提神”饮料。
  

 不仅如此,阿萨对待可口可乐的销售工作十分认真,公司创业初期,有一位杂货商告诉阿萨说,他希望自己的那桶可口可乐原浆有泡沫。于是,阿萨马上就派他的侄子乔治去。乔治到了那家杂货批发店以后,尽力使可口可乐原浆起泡沫,直到那桶原浆的泡沫比别的任何一桶原浆的泡沫都多为止。
  

 1890年的一个星朗六下午,工厂里只剩下了两三个人。此时好几个街区以外的一个杂货商托人捎话,他需要一些可口可乐原浆。当阿萨听到这个消息后,赶紧来到售货厅,准备让人给这位杂货商送货,却发现售货厅里也没有剩余的原浆。于是,阿萨亲自动手,专门为这个客户加工了一加仑的可口可乐原浆,马上又叫了一个人把货给送了过去。尤其难得的是,加工这么少量的可口可乐原浆,仍然保持了统一的高标准和出色的味道。阿萨一点也没有因为这笔生意量少而拖延时间,或者干脆不接这笔生意。阿萨有一切为客户着想的商业意识和一丝不苟的优良品格,他竭尽全力不失去任何一笔买卖,这使阿萨赢得了客户,也使可口可乐的生意得以兴旺发达,越做越大。
  

 阿萨有一句座右铭:“今天损失的可口可乐,明天再也补不回来。”从细微处着手,认认真真地做着每一笔生意,并力图把生意做好,这使得许多客户从他那里得到了足够的自尊,感受到了阿萨的自信。因此,所有的客户都乐于和阿萨做生意,也相信阿萨的可口可乐原浆的产品质量。于是,阿萨的客户越来越多,生意也越来越大。
  

 但是在辉煌之中,可口可乐也遇到了不少麻烦,面对可口可乐的巨大成功,当时市面上出现了许多仿冒产品,什么“可乐王”、“欢乐可乐”等等,维护公司的合法权益成了当务之急,在弟弟约翰的帮助之下,1905年,美国《商标法》刚刚实施,阿萨就给自己的公司注册了“可口可乐”商标,运用法律武器,来保护自己的利益。
  

 除了这些,更令阿萨头痛的是联邦政府,1903年,一个化学家从可口可乐里化验出含有禁用品可卡因成分,于是阿萨被联邦政府起诉,结果败诉,其实在当时的情况下,人们多认为可卡因是一种药,没有意识到它是有毒物质,但阿萨还是从饮料的成分中剔除了可卡因。但没过多久,1906年,阿萨又被起诉了,因为新任药品管理局长想“新官上任三把火”,拿这个大鱼开刀。这场官司持续了8年,耗资25万美元。尽管最后阿萨胜诉,但是他已经筋疲力尽,因此决定退出商场,安享晚年。
  

 遗憾的结局1919年,对于阿萨而言,是不幸的,先是最爱的妻子露西在同癌症经过了长达两年的斗争之后,离他而去,长期与他同甘共苦的伴侣这样离去,阿萨悲痛万分,卧病不起。但就在这年夏天,阿萨的孩子们未经父亲的同意,就把可口可乐卖给了别人,虽然当时转让的价格是一个天价,但是可口可乐配料的价值是无价的,这其中的品牌价值又怎么会是人力可以买到的。
  

 1919年7月,在吃晚饭时,阿萨听到了股东们的决定:出售可口可乐公司。阿萨惊呆了,一时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他推开了餐具,独自来到另外一张大桌子旁,在远离众人的一边坐了下来。泪水沿着面颊滚滚而下。他一边擦着那止不住的泪水,一遍又一遍地说:“我明天将在亚特兰大街上走走,像我第一次来这儿那样,一个没有工作的人。”阿萨的两个精神支柱都倒塌了,一个是露西,一个是可口可乐公司。从此,他的身体再也没有好转。1929年3月,阿萨·坎德勒就这样与世长辞了,享年77岁。
  

 虽然他离开了人们,但是他开创的可口可乐王国在别人的手上得到了进一步的继承和发扬。每个人都感谢他,称他为“可口可乐之父”。



 1890年,阿萨把别的生意都停止了,专心来经营可口可乐。这是一个非常冒险的决定。因为这时,他的药材批发零售业务已取得了很不错的成就,他完全可以安稳地过上好日子,但是现在这样做,他拥有的则只有可口可乐了。在当时,可口可乐的前景难以预料,是不稳定的,而他原来的生意是稳定的,风险很小的。阿萨没有为自己留下一条后路,比如同时经营药房,直到可口可乐的生意稳定时为止。但正是这种破釜沉舟的精神,使他有别于其他人。
  

 1891年秋季,阿萨把他的可口可乐公司搬到亚特兰大的迪凯特街42号的楼上。这时,公司正处于创业阶段,人很少。阿萨吸收了他的家族成员参加工作,他雇佣了自己的3个侄子和外甥。在阿萨的指导下,人员配备精干,分工明确,工作效率十分惊人,大家都明白,成败在此一举了。
  

 “可口可乐王国”的诞生阿萨很善于在市场销售中吸取经验,在推销可口可乐的过程中,他很快意识到,如果只把这种饮料定位于“药用饮料”,它的产品消费者只会局限于“病人群体”。如果改变促销宣传内容,将其定位于大众化的软饮料,人人都能喝,何愁打不开销路?从此,可口可乐便从一种药用饮料变为人们熟悉的“清香提神”饮料。
  

 不仅如此,阿萨对待可口可乐的销售工作十分认真,公司创业初期,有一位杂货商告诉阿萨说,他希望自己的那桶可口可乐原浆有泡沫。于是,阿萨马上就派他的侄子乔治去。乔治到了那家杂货批发店以后,尽力使可口可乐原浆起泡沫,直到那桶原浆的泡沫比别的任何一桶原浆的泡沫都多为止。
  

 1890年的一个星朗六下午,工厂里只剩下了两三个人。此时好几个街区以外的一个杂货商托人捎话,他需要一些可口可乐原浆。当阿萨听到这个消息后,赶紧来到售货厅,准备让人给这位杂货商送货,却发现售货厅里也没有剩余的原浆。于是,阿萨亲自动手,专门为这个客户加工了一加仑的可口可乐原浆,马上又叫了一个人把货给送了过去。尤其难得的是,加工这么少量的可口可乐原浆,仍然保持了统一的高标准和出色的味道。阿萨一点也没有因为这笔生意量少而拖延时间,或者干脆不接这笔生意。阿萨有一切为客户着想的商业意识和一丝不苟的优良品格,他竭尽全力不失去任何一笔买卖,这使阿萨赢得了客户,也使可口可乐的生意得以兴旺发达,越做越大。
  

 阿萨有一句座右铭:“今天损失的可口可乐,明天再也补不回来。”从细微处着手,认认真真地做着每一笔生意,并力图把生意做好,这使得许多客户从他那里得到了足够的自尊,感受到了阿萨的自信。因此,所有的客户都乐于和阿萨做生意,也相信阿萨的可口可乐原浆的产品质量。于是,阿萨的客户越来越多,生意也越来越大。
  

 但是在辉煌之中,可口可乐也遇到了不少麻烦,面对可口可乐的巨大成功,当时市面上出现了许多仿冒产品,什么“可乐王”、“欢乐可乐”等等,维护公司的合法权益成了当务之急,在弟弟约翰的帮助之下,1905年,美国《商标法》刚刚实施,阿萨就给自己的公司注册了“可口可乐”商标,运用法律武器,来保护自己的利益。
  

 除了这些,更令阿萨头痛的是联邦政府,1903年,一个化学家从可口可乐里化验出含有禁用品可卡因成分,于是阿萨被联邦政府起诉,结果败诉,其实在当时的情况下,人们多认为可卡因是一种药,没有意识到它是有毒物质,但阿萨还是从饮料的成分中剔除了可卡因。但没过多久,1906年,阿萨又被起诉了,因为新任药品管理局长想“新官上任三把火”,拿这个大鱼开刀。这场官司持续了8年,耗资25万美元。尽管最后阿萨胜诉,但是他已经筋疲力尽,因此决定退出商场,安享晚年。
  

 遗憾的结局1919年,对于阿萨而言,是不幸的,先是最爱的妻子露西在同癌症经过了长达两年的斗争之后,离他而去,长期与他同甘共苦的伴侣这样离去,阿萨悲痛万分,卧病不起。但就在这年夏天,阿萨的孩子们未经父亲的同意,就把可口可乐卖给了别人,虽然当时转让的价格是一个天价,但是可口可乐配料的价值是无价的,这其中的品牌价值又怎么会是人力可以买到的。
  

 1919年7月,在吃晚饭时,阿萨听到了股东们的决定:出售可口可乐公司。阿萨惊呆了,一时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他推开了餐具,独自来到另外一张大桌子旁,在远离众人的一边坐了下来。泪水沿着面颊滚滚而下。他一边擦着那止不住的泪水,一遍又一遍地说:“我明天将在亚特兰大街上走走,像我第一次来这儿那样,一个没有工作的人。”阿萨的两个精神支柱都倒塌了,一个是露西,一个是可口可乐公司。从此,他的身体再也没有好转。1929年3月,阿萨·坎德勒就这样与世长辞了,享年77岁。
  

 虽然他离开了人们,但是他开创的可口可乐王国在别人的手上得到了进一步的继承和发扬。每个人都感谢他,称他为“可口可乐之父”。

 



责任编辑:张 雪